波士頓的悠閑半日

文 / 2013-09-26 17:43

波士頓的冬天經常下雪,這也難怪,從地圖上看,這個城市的緯度和差不多。可是感覺上,波士頓卻沒有沈陽的那股硬朗,這個城市面向大西洋,蔚藍的海岸線帶給它一抹清新,同時座擁兩家常春藤聯盟名校,又為它增添了股書卷味,更顯得城市的斯文秀氣。


波士頓有河穿城而過,河面上倒映的朝霞和夜晚的星光伴隨這個城市的人們,日出而作,日落而歸。這里不似歐洲那樣的慵懶,清晨的街上已有匆匆而過的步履,而當夜幕來臨,城市便很快安靜地入睡,頗有些咱們中國人的勤勞和隱忍。可是波士頓又和其他城市一樣,有股積極向上的精神,陌生人之間很容易溝通,女性常被親呢地喚作lovely,而干對了件稀松平常的事,就會被表揚為perfect,所以這里的人們看上去信心滿滿,朝氣蓬勃。

波士頓不算是美國東海岸的熱點城市,不過游客也不少。人們來到波士頓,可以看看Harvard或者MIT的校園,也可以去學校或者市立的幾家轉轉,如果對美國歷史有興趣,不妨走一段Freedom trail,饕餮之客可以在河岸邊的海鮮館里大快朵頤,購物狂們則可以去波士頓的繁華商業地Downtown crossing或者Prudential,那里集中了很多百貨公司,附近還有中國城和Quincy購物市場。

對于我這樣一個過客,原本應該是馬不停蹄地四處騮達,可是遇上了波士頓,節奏也沒來由地慢下來,尤其是遇上了和煦明媚的波士頓冬日。也許是被那滲入骨髓的陰冷壓抑得太久,在這個有著燦爛陽光的冬日周末,我只想無所事事地坐在公園里,讓久違的陽光把我烘培出干燥的香味。

現在才早晨8點多,街道的盡頭已是滿目明媚霞光,樹叢邊的積雪被染上層淡淡的金色,天空是一片純凈的藍,顯得這個城市年輕而美好。

我住在城市的西區,也叫Cambridge,雖然不帶徐詩人筆下浪漫的英倫風情,可也自有一股寧靜安逸的大家閨秀氣。這里出門搭紅線地鐵去Charles河東岸的Park street

波士頓雖然很大,卻只有赤橙綠藍四條地鐵線,和換乘一點兒也不復雜,尤其當你曾經困惑過其他城市繁復紛繞的地鐵示意圖,或者迷失在地下龐大的換乘中轉大廳,又或者感慨于一篇洋洋灑灑的購買地鐵票的攻略時,波士頓的地下鐵于是簡單的讓人有些吃驚。這里地鐵一次票2美元,天票9元,周票15元,并可以任意換乘巴士和渡輪。一對一的換乘,可以不用再擔心新來乍到買錯了區票,或者耿耿于懷是否錯過最經濟合理的換乘路線,這里體現的是典型的美國文化,力求簡單輕松。

坐紅線才三四站路的樣子,就來到了Park street站外的Boston Common。不知道中文名字應該喚它作什么,其實就是一個大的。我的一個美國同事說她很少在這個季節來Boston Common,只因為那里的春夏太絢爛了,所以人們很容易就遺忘了它的冬季。

不過在我看來,燦爛的陽光和湛藍的天空是自然界的神奇法寶,任何一道風景有了它們就會美好起來,即便是只有山石和灌木的廣袤之地。

公園里有很多高大的樹木,盡管樹葉已經凋落,可是樹枝仍然舒展出一個個酷酷的造型,襯著藍天白云,仍能讓人感覺到生命的力量。手搭涼棚,向天空望去,鴿子在自由地盤旋,偶爾有飛機從遠處掠過,在純藍的天幕上留下一道裊裊白線。上松鼠在撒歡,追逐著滾落的堅果。

人們有的坐在長凳上曬太陽,有的遛著心愛的小狗,有的跑步,有的打拳,有的在閑聊,公園一角的馬房邊,騎警正拍著馬背,準備著今天的巡邏。

Park street搭一站地鐵去Bolyston,一出站我就啞然失笑,原來這兩站路才幾十米的樣子,完全是步行可及的距離,轉出來還在Boston Common里面。

往前走不遠,就被一陣明快的音樂聲和孩子們的歡鬧聲吸引,原來前面有座露天溜冰場。因為臨近美國的President day,所以這周開始是美國的公眾假期,到處可以看見父母帶著歡騰雀躍的孩子們出來嬉戲。溜冰場的工作人員正在為冰面做最后的除水和平整準備,孩子們已經趴在圍欄處躍躍欲試。門一開,呵,只看見孩子們像離弦的箭,唰唰地滑進池子,身上鮮艷的小衣服和腳上锃亮的冰刀鞋讓他們像一只只五彩的小鳥,流線形地飛掠過人們的眼前,在冰面上任意馳騁,讓人心生艷羨。

大人們也漸漸滑進場中,技藝嫻熟的人們追逐嬉戲,或者伴著音樂跳一段冰上芭蕾,也有新手亦步亦趨地抓著欄桿,不過所有從我眼前滑過的臉孔上都寫著快樂和興奮,不論是戀人,朋友,父母和孩子。人群中,我注意到有對人高馬大的父母夾著個小香腸般的孩子,當他們從我眼前滑過,孩子紅撲撲的臉,亮晶晶的眼睛,咧著的嘴笑呵呵的,著實可愛,只是我看到“小香腸”鼻子下面掛著的兩條鼻涕早已凍成個小冰柱時,實在忍俊不禁。

在美國人看來,Boston common只是塊有樹和草的空地,而附近的Public garden才是真正的公園,設計上雖不似中國江南園林中的曲徑通幽,小橋流水,可也有湖,有橋,有亭,只是這個季節把湖面結成塊厚厚的冰,可憐了那湖中央的假山和亭榭,全沒了跋山涉水的味道。大人帶著孩子,還有他們的狗,在冰面上自由地行走。我坐在船塢上,看著前面玩耍的人們,和公園外Arlington街上的大樓,享受著身上暖融融的太陽,心中不禁開始念叨附近中國城中那家叫檳城的餐廳。。。


(附圖:陽光,山石和灌木)


相關新聞


v
×
服務熱線:18928810845
体彩6场半全场